啊我要c死你小荡货

楊瀾攜私人書單入局音頻類知識付費節目

時間:2018-10-31 16:05:05
 
楊瀾攜私人書單入局音頻類知識付費節目

啊我要c死你小荡货楊瀾總是提起葉嘉瑩對她的影響。

在今年的天下女人國際論壇上,楊瀾邀請了94歲高齡的中國古典文學專家葉嘉瑩。楊瀾說葉嘉瑩滿頭銀發,但精神矍鑠。問:“您怕老嗎?”葉嘉瑩回答,“我已經老了啊,你們看我頭發都白了。老就老了唄,老了我還能夠講課,老了我也依然能夠寫作。”

這帶給楊瀾很大震動。她認為,正是葉嘉瑩的精神追求,把滄桑化作了一份優雅。

楊瀾今年50歲了。見面時,記者把同樣的問題拋給她,你怕老嗎?楊瀾回答,每個年齡都是新的開始。“我的50歲的打開方式就是去慶祝它,特別是對于女性來說,年齡不是我們的敵人。把它當作生命的禮物,不去恐懼它,它就不來糾纏你,每個年齡都是新的開始。”

不管記者拋出什么問題,楊瀾都會下意識去尋找一個能啟發女性群體的得體答案。楊瀾對女性事業有著異乎尋常的熱情。

現在,她帶著一份為女性定制的音頻讀書節目出現在公眾面前——《楊瀾的私人書單:Big Girl養成記》。在這份私人書單里,楊瀾為女性朋友挑選了30本書,這是一份兼具了知識性、趣味性和功能性的書單,楊瀾希望通過這份書單讓女性看到更多持久的有力量的東西。

關于Big Girl書單

女性有更大格局才不會被局限

新京報:“Big girl養成記”書單是你自己選的嗎?為什么選了30本?

楊瀾:是的,書都是我自己看過的。我們也有個編輯團隊,大家再反復做減法。一開始想做50本,但可能一下子體量太大,會讓人望而生畏。30本我覺得從大家的關注度、注意力角度是能夠達到的。從用戶體驗的角度說,先做30本,做好了再做。

新京報:市面上有很多書單,你怎么評價自己的書單?

楊瀾:這個書單適合我們的定位,是一個女性成長和養成的書單。

這些書是我這些年來在提倡女性終身學習和成長的過程當中,反復接觸到的類型。所以它是按個人成長的路線來的書單。像自我認知,對世界的認知,有文學和人物傳記,也有一些方法論,是想貼合當下都市中青年女性的需求和認知的狀態。

1848年,中國清宮里的女人在宮斗的時候,英國女人已經走到街頭要選舉權了。1792年英國的瑪麗·沃斯通克拉夫特寫了《女權辯護》,她實際上針對法國盧梭說的“人生而平等”提出一個質疑,她說盧梭的人生而平等,只是指男生要平等,根本沒有把女人包括在里面。

社會和體制的空間不同,女人會展現出完全不同的自我認知。所以這個時代,你可以去看宮斗劇,但更可以從一個新的角度看待女性的這種自我認知所帶來的巨大的力量。

啊我要c死你小荡货新京報:Big Girl的叫法是你自己想的嗎?

啊我要c死你小荡货楊瀾:是的,我很多年前就提出來Big Girl,因為我既不喜歡女漢子,也不喜歡女神,也不喜歡被定位成小女人或大女人,我覺得Big Girl是能夠兼具了一種獨立、自我負責、自我承擔的格局和視野。同時也“Girl”的一面,有純真和好奇的一面,有初心的美好。我想借用一句“好女孩上天堂,壞女孩走四方”,改一下叫做“好女孩上天堂,大女孩走四方”。

當你有一個更大的格局,你的生命就不會被局限。所以我有這樣的激情,我也覺得越來越多的女性有這樣的價值認同。

啊我要c死你小荡货新京報:你自己是Big Girl嗎?楊瀾:我是啊,我自認為是。

關于女性市場

中國社會將釋放性別紅利

新京報:Big Girl是另一種類型的成功學嗎?

啊我要c死你小荡货楊瀾:不是,它是讓你找到比較真實的自我,保持充滿活力和創作力的生命狀態。我覺得是一種生命狀態,而不是成功學。其實男人和女人對于人生的目標是有不同的理解的,比如男人通常把成功作為人生的首要目標,因為他們被教養的過程中,會把社會評價作為第一評價。男人也是不自由的,他們被這種觀念綁架了。

女人在某種程度上會更自由開放一些,她們通常會把幸福放在第一位。Big Girl是一類具有非常篤定的自我內核的女人。而所謂的成功學往往是基于他人評價而建立起來的一種自信,我恰恰覺得當女人能夠比較接納自己的時候,才能面對更多的外界評價。

啊我要c死你小荡货新京報:你為什么一直特別關注女性用戶市場?

楊瀾:這是讓我特別有熱情的一件事情。我覺得中國社會,接下來要釋放的是性別的紅利。改革開放四十年到今天,很多紅利都已經被消耗光了,但性別是一個很大的紅利。我覺得通過女性提升自我認知、加強能力,能夠有更精彩的人生,對于整個社會也是一種進步。

所以我通過各種方式去做,無論是電視節目,線下的教育,還是讀書節目,這些僅僅是一個開始。我希望做成一個針對女性用戶的終身成長的教育和學習平臺。Big Girl音頻讀書節目只是我們天下女人社區出品的一個產品而已。

新京報:你所說的女性紅利體現在哪?

楊瀾:中國女性雖然在基本的教育和勞動力市場的初級階段跟男性比例相當,但是在持續的成長性和她們的領導力或者對社會有更大的貢獻方面,其實存在著一個領導力層面的性別鴻溝。比如企業中高層的女性管理人員,在中國只有22%-23%,創業者也就占到30%左右。

我們國家的基本制度,給女性平等的起點。但她們在領導力這塊迅速下降,我覺得原因是雙重的,一方面社會有很多的刻板印象是對女性不利的,還有一個方面是她們的自我認知上,自己還沒有突破自己的玻璃天花板。

關于知識付費

要做女性社區,而不是女版得到

啊我要c死你小荡货新京報:你為什么會做知識付費節目?

楊瀾:從商業模型的角度,現在知識付費已經比較成熟了。在這之前我們有各種各樣的付費方式。總體上來說我希望建立起一個線上線下結合、把教育和傳媒功能集于一體的女性終身成長社區。

新京報:后面也是做這樣的書單嗎?

啊我要c死你小荡货楊瀾:后面不僅僅是書單吧。可能是系列主題講座,比如針對女性創業者的十個陷阱,比如關于女性家庭幸福感的話題,可以跟知名的心理學家做女性幸福力這樣的系列講座。以后知名的學者、作者都可以在我們平臺上陸續發布他們的講座和課程。

新京報:類似“得到”?

啊我要c死你小荡货楊瀾:不,得到是線上知識付費的平臺,我們的平臺則是社交功能更加強大的女性學習社區,這是由于女性在社交中的特性決定的。教育和媒體前所未有地成為一體,它會與我們的線下研究院、線上講座等結合在一起。

目前,我們還是集中于內容創作和社區運營。我不愿意被簡單看成女性版得到,因為我們線下研究院的課程已經運營五年,相對比較成熟了。

啊我要c死你小荡货新京報:很多人覺得知識付費迎合了現代人的焦慮。一些實踐證明,不少用戶買完知識付費節目之后更焦慮了,他覺得自己也沒有什么改變。

楊瀾:我不是販賣焦慮的,我是希望讓大家在這個時候看到一些更有長久價值的東西,讓自己的心安靜下來。越是在科技昌明的時候,人越會關注自己最擅長的,或最有核心價值的東西。這個時代是會給人帶來各種各樣的焦慮,但我恰恰希望我的書單或分享,讓大家看到一些更持久的有力量的東西。

比如說我節目里談到了傳記類的書,會談葉嘉瑩女士,也會談民國的施劍翹。在我看來詩意和俠氣,在女人的身上都可以有。通過民國這兩個女子的比較,構建出女人可以有的一種氣象和格局。當你的視野和格局開闊了,你對自我的認知更加篤定,就可以對抗焦慮。